不用充vip都能看的app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霍靳西安静地和慕浅对视了许久,才终于伸出手来,轻轻拨了拨她的头发,开口道:“知道,我一向希望,可以笨一点。”

但凡她能够笨一些,也不会仅仅因为看见一个有些相似的身影,就能推测出这么多的事情。

慕浅顺手就握住了他的手,紧贴在自己脸上,一动不动。

她看着他,目光也仿佛凝住,却没有再多问一个字,只是静静地跟他对视着。

许久之后,霍靳西才又一次伸出手来,将她揽进怀中,一下又一下,轻轻地拍着她的背。

“我上次问过……”好一会儿,慕浅才终于又从他怀中发出声音,“跟我说,她生了个女儿的时候,我真的很为她开心。”

霍靳西缓缓垂下眼来,在她额头上轻轻印上了一个吻。

“那个时候,就已经发生了,是不是?”慕浅紧紧捏着他的衬衣,低声问道。

沉默片刻之后,霍靳西才终于开口道:“孩子一出生,就没有了心跳和呼吸。”

慕浅深埋在霍靳西臂弯之中,闻言,一动不动。

当她猜到叶惜的孩子出事的时候,曾经想过这种可能,可是真正听到霍靳西亲口说出来,她还是控制不住地失了神。

纯情花季少女芬芳迷人私房写真

“这……算是因果循环吗?”慕浅终于艰难出声,却再也问不出别的。

霍靳西闻言,安静几秒之后,淡淡道:“她自己也这么说。”

慕浅听到这个回答,忽然轻笑了一声,可是笑过之后,她便再发不出任何声音,只是愈发往霍靳西怀中埋去。

好一会儿之后,两人的房间门口传来阿姨的敲门声,“靳西,潇潇来了,老爷子叫下去呢。”

霍靳西看了怀中的慕浅一眼,慕浅听见动静,终于也动了动,微微抬起眼来看向他。

“下去吧。”慕浅说,“我再睡会儿。”

霍靳西听了,低下头来,轻轻吻了她两下,随后才又道:“我向保证,叶惜会安然无恙。”

“我想,她会的。”慕浅轻轻应了一声,便又闭上了眼睛。

霍靳西这才起身出了房间。

刚刚关上卧室的门,他的手机忽然适时响起,看到齐远的来电,霍靳西接起了电话。

“霍先生。”齐远的声音里明显带着慌张,“叶小姐说,她刚刚不小心见到了太太,但是她不知道太太见到她没有……”

霍靳西闻言,声音微微寒凉了下来,“还可以再迟钝一些。”

“对不起,霍先生。”齐远立刻认错,再不敢多解释一个字。

霍靳西已经走下楼梯,也不再跟他多说,直接就挂掉了电话。

楼下的客厅已经又热闹了几分,因为比起之前的霍家众人,此时此刻,客厅里又多了霍潇潇,以及好几个霍氏的重要股东。

众人的视线原本都落在霍潇潇身上,见到霍靳西重新下楼,不由得又都看向了他。

霍潇潇一身利落的白色套装,妆容精致,依旧是霍氏总裁该有的样子,可是她抬眸看向霍靳西的时候,眼神终究还是透出些许疲惫。

眼见着霍靳西缓步走过来,她站起身来,迎上了霍靳西。

“二哥。”她喊了霍靳西一声,依旧是从容冷静又倔强的模样。

霍靳西静静地注视着她。

“对于这次受陆氏影响,而对霍氏造成的重大损失,我愿意承担全部的责任,辞去霍氏执行总裁的职位。”霍潇潇说,“并且,我代表霍氏全体股东,邀请重新出任霍氏的执行总裁,希望能够答应。”

听到霍潇潇说完这番话,身后望着这边的那些人,大多数都松了口气。

霍靳西抬眸扫了一眼那边的众人,缓缓道:“若我重归霍氏,必定一切如旧,我说一,没有人可以说二,们确定可以接受吗?”

闻言,立刻就有人微微变了脸色,然而到最后,却始终没有人说一个“不”字。

“既然如此,半小时后,我要近期所有项目的文件,以及所有跟陆氏合作项目的详细资料。明天早上八点,通知所有高管开会,总公司所有部门主管轮候,依次来见我。”霍靳西,“至于现在,大家可以散了。”

说完这句,霍靳西又看了面前的霍潇潇一眼,转身就又回到了楼上。

……

霍靳西重归霍氏的第一天,整个霍氏总部就如同打了鸡血一般,几乎所有部门一起熬了个天昏地暗。

这样的忙碌氛围之中,齐远原本是最抽不开身的一个。

可是偏偏,这份忙碌却完全地将他摒除在外——只因为,他还没有处理好叶惜的事。

叶惜的女儿,会刚一出生就没有呼吸和心跳,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。

可是所有人小心翼翼地保护与防备之中,叶惜反而是最冷静的那个。

她甚至连眼泪都没怎么掉,只在养好身体之后,提出了一个请求——

她想回桐城看看。

至于想看谁,她没有说,也许是怕说了,霍靳西就不会同意了。

大概是她那段时间状态太糟糕,霍靳西同意了她的请求,让她回到了桐城。

也是回到了桐城,在齐远为她安排所有事情的时候,叶惜才小心翼翼地向他提出,问他她能不能见一见慕浅,哪怕是偷偷看一眼也行。

“知道,霍先生不会同意的。”齐远说。

叶惜的确是知道,因此她问过一次之后,便不再多问。

而她剩下的要求,便只剩了想见叶瑾帆一面。

虽然慕浅不能让她见,可是叶瑾帆,他们不会阻止,也无权阻止她去见。

因此,齐远很快就安排了她在昨天那家酒店,可以远远地看一眼叶瑾帆。

却没有想到慕浅也会出现在那里,并且还看见了她——

然而对叶惜而言,她一次见到了两个想见的人,似乎已经没有了遗憾。

哪怕只是远远地看了慕浅那一眼,她也看得出来,慕浅现在过得很好,很幸福。

她曾经犯下的错,终究是没有影响到慕浅的圆满人生,对她而言,就已经足够了。

从酒店回来之后,叶惜便完全地处于沉默失神的状态中。

这种沉默与失神让齐远感到惶恐,因此他愈发警醒,不敢有丝毫的放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