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瓜视频下载链接

论装备,论粮饷,京师禁军享受的待遇为诸军之最,各个也长的威武雄壮。但在战场上,四五个禁军大汉都未必打的过一个边军士卒。

因为前者练的是花架子,而后者是在搏命。

周显在鲁地的兵力不少,很多也经历过实战。但无论是和刘泽清,还是李岩、李定国对战,都未曾有过死战,士卒的战斗力比着辽南的百战之卒差了一个档次。周显从辽南调五千兵卒回山东,一方面是因为深感兵力不足,另一方面也想将这些兵卒补充到新建的第二军中。以将他们的实战经验传递下去,迅速提高全军整体的战力。

五德营为周显的立足之本,第一军为最初所建,但周显真正给予最大期待的却是新建的第二军。

他下令将讲武堂里完成学业的第一批学子全部分给了第二军,优秀者为千总,中等者为把总,最次的也是旗长。

在平时训练之余,他们这些人同时还兼任教书的夫子,教授手下兵卒一些简单的文字和计数方法。以及为他们阅读一些报纸的内容,给他们讲一些天下的形势。彼此争论,以提高他们对时势的认知。

周显想要的是一支高素质的军队,而不是连自己为何为战都不知道的盲从者。

天下纷乱,但整体形势却是越来越明朗了。

在内,朝廷、隆武、李自成三分天下。无数小势力或追名,或逐利,纷纷依附隆武新朝和闯军。

例如,最初自立于外,横行三省的革左五营之一的马回回,已经率万余众主动投靠了隆武军。而投靠李自成的有陕西的、山西的、河北的,更是不计其数。当然也有进入山东境内投靠周显的,但这个数量少之又少。

所有迹象都显示大多数人对大明朝廷不抱期待。

听到动静,周显翻身起来,看到是于七和章怀。急切问道:“乐吾,怎么样?”

芳香闺阁俏佳人胡思乱想也可人

于七拱手道:“哨骑回禀,李定国已经进了滕县县城。有近四千骑,还有千余步卒。”

周显拍手笑道:“好,李定国最终还是入城了。按照原计划,全军启程,立即赶向滕县,务必在午夜时分赶到。同时传令谈时迈,让他整军备战,随时做好随时增援的准备。”

乘氏城东毗邻大野泽,无法展开兵力,因而守城只需要守住西、北、南三面。虽然之前交战遭受了一些损失,但贺锦手中依然有三万余兵力,而攻城官军也不过四万余。他虽然从来没有看过兵法,但也知道兵力差不多时,守城是占据绝对优势的。

因而最初被围之时,贺锦虽然着急,但并不担忧。

他令人清点了粮草,自身携带的足够半月所食。城中百姓逃散大半,但仍有数千之数。通过他们,贺锦又得到了不少粮草。节省着吃,一个月是足够了。优阅读书

他看出周显抽调这么多兵卒前来,其他地方兵力一定不足。李定国看到这样的机会在鲁西一定不会什么都不做,而在开封的高夫人也不会不管自己。只要坚守下去,等到援兵到达,最后谁胜谁败还说不准呢!

这是贺锦的想法,他也尽了自己的全力。

西面是官军的主攻方向,所有的火炮都集中在这边,由他亲自带队守卫。南门由他所信任的手下张永振负责,而北门则交给了李化鲸。数千骑兵屯于中街,由参将顾世晨统帅,以待战事紧急的时候随时支援各城。

但贺锦没料到的是,官军一开始发动进攻就是强攻。西门外隆隆炮响,砖石像杨絮一样絮絮掉落,墙体被轰出无数个大大小小的豁口,数处甚至直接坍塌。

官军的攻城准备并不充分,能靠上墙的也只有飞梯,一座大型的云梯都没有。士卒也只能靠着那些简易的梯子向上攀爬,但墙上的豁口,和坍塌的城墙却使攻城变的容易了许多。双方你来我往,不断争夺。

最终守军暂时击退了官军,但自军也损失惨重。

第一天便死伤了数千人,第二天损失更重,其他两城纷纷告急。第三天,连贺锦也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。这样猛烈的攻势,自己还能坚持几天。

但眼前的形势却不容他多想,官军的火炮不停歇的射击,专轰城头,而且极其精准。

箭楼被轰塌了一半,已没人再敢上去。城头满是被掉落的砖石,不少军卒刚上去便被打死打伤,发出惨叫。

巨大的声响已经让士卒产生了恐惧,即使贺锦声嘶力竭,不断鼓气,也不能减弱他们心中的恐惧。他只能将自己最后的预备兵卒投入,并亲上城头督促丁壮坚守。在他的拼力死守下,城池才勉强维持不被攻破。

看着一股官军又登上城头,渐渐有压倒守军之势。他大吼一声“跟我来”,率领自己的亲兵杀了过去。看到主将如此,士卒备受鼓舞,也纷纷上前,竟然真的挡住了官军。

双方在豁口处反复争夺,不断有士卒倒地,死尸躺满了地面,鲜血流的到处都是。低沉的喊杀声响彻云霄,刀刀入肉的声响令人心怂。惨烈的战场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。

正在贺锦尽力拼杀之时,一队兵卒突然登上城头。他们各个都身披软甲,手拿长刀,后挎弓箭,是骑兵的衣装。领将找到贺锦,带着哭腔道:“贺将军,李化鲸那个王八蛋放官军入城了,顾参将让您早做打算。”

贺锦勃然大怒道:“直娘贼,我就知道不能信任他这个王八羔子。”

“将军,顾参将正在中街拦截进城的官军。您赶快走吧!再晚就来不及了。”

贺锦扭头看了下侧蜂拥上冲的官军,心中凄然,低声道:“跟我走。”随之,他带着自己的亲信人马迅速撤了下去。

其他人看自己主将突然撤离,一时间没有明白状况。但城头兵力突然缩减,却使攻城官军看到了机会。他们呐喊着攀上城头,或从城墙的坍塌处攻入。奋力前冲,不断杀伤守军,士气如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