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os污应用

一股帝魂!

申天策的这句话,引爆了整个万岁山的外围,震撼了所有人。

这一刻,无数人看尹城主的目光都变了。

左无方刚才瞬杀万人的可怕,让这里的人,再一次感受到了帝境的恐怖。

现如今,这个尹夕颜的身上,有一股帝魂,那么谁对她出手,是否就将遭遇帝魂的绝杀一击?

这想一想就让人敬畏。

“一股帝魂?帝境还能以这样的方式来帮助人吗?”

冉胖子惊呆的喃声道。

南宫杰,姜射天,姜禹等一干人的眼睛都瞪直了。

尹城主真是姜战的亲孙女,而姜战居然用一股帝魂庇护尹城主,这太让他们羡慕妒忌,又担忧之极。

因为,尹城主毕竟是三族混血,她的心是否忠于神族,他们无法知道!

特别是,尹城主现在与叶辰的关系匪浅。

 动人微笑迷人心弦

这一刻,异常开心的是三大兽王,叶辰身边的大美人尹夕颜,居然是帝境存在的亲孙女!

这一下,叶辰身后站着三尊帝境,强盛之极!

“祖血护体术。”

叶辰没有去回应冉胖子,他在心中低语。

他很清楚,姜战给尹城主的并非一股帝魂,而是一种帝境以自己的心血修成的祖血护体术。

这种秘术,可以在尹城主遭遇生死危机之时,帮其抵挡一次危险。

而这祖血护体术的威力如何,得看修出祖血的帝境,给予了‘它’多少力量。

不过,此时叶辰没有说出这些。

因为,让其他人误认为,姜战给了一股帝魂给尹城主,对于尹城主有好处。

“姜前辈,你怎么能如此?

我们潘家这些年来,对您忠心耿耿,您从未给予谁一股帝魂的庇护。现在你的亲孙女来了,就直接这样庇护她,太让人寒心啊!”

潘幽风妒忌的在心中嘶吼。

他很想说,姜战这样有违背乾坤圣域,帝境之间约定的行为,可是他不敢继续得罪姜战。

“姜战,你给予自己孙女这个庇护可以,但是接下来你不得见她,一个月后她必须得离开。另外,叶天策,你儿子叶辰也一样,到时间必须离开。”

先前出现过的帝境存在白皓月,又一次云雾化形出人脸,正色道。

“我要是不遵守呢?”

申天策冷声道。

“你不遵守,不只是我们这些帝境会联手杀你,那些早已经不问世事的帝境也会出手杀你!”

白皓月平静的说。

“哼,什么不问世事的帝境,我怕他们早就死在万岁山了。这乾坤圣域的规矩,凭什么得按照无尽岁月前的来?”

申天策冷哼道。

白皓月眯眼看向申天策,提醒道:“你可以去挑战这个规则试一试!”

申天策横眉,正要说话。

“有时候,的确该挑战一些规则!”

姜战先开口道。

申天策惊讶的看向了姜战,姜战的话,让他意外。

白皓月眉头紧锁,盯着姜战看。

姜战云雾化成的脸,与白皓月对峙。

一瞬间。

万岁山外的人,部噤若寒蝉,跪地的围观者们,部在瑟瑟发抖,害怕帝战发生,他们将部死于非命。

“辰儿,你可以去长孙家提亲了。”

申天策在此时开口。

他无意插手白皓月与姜战的冲突。

叶辰闻言,看向尹城主道:“你留下来,还是与我们一起走?”

“叶侯爷,这么快要卸磨杀驴吗?”

尹城主回应道。

她并不相与姜战交谈,虽然姜战是她亲爷爷。

叶辰,尹城主,魏灵儿,冉胖子等人在离开,吞天王在乾坤圣域内所受的伤势已经恢复,他再次化成吞天雀的原形,来驮着众人飞走。

在叶辰等人离开后,申天策云雾化成的脸消失。

接着,白皓月与姜战云雾化成的脸,也消失。

可是。

万岁山外跪在血水中的十万余人,依旧不敢动,他们害怕帝境存在只是又云雾化,并没有离开。

此时,更没有人,敢去谈论今日所知晓的帝境存在之间的一些辛秘。

左欢欢站在潘家,白家的人身边,眺望着吞天雀飞走的方向,她发现自己真看不懂叶辰。

她现在被其掌控,对方却忘了她一样,完没有要掌控她,或是带她走的意思。

“叶辰,虽然这一次彻底败给了你,可是我一定会赢回来的,我们之间以后只能有一个人活着。”

在白心玲的身边,脱困安后的白少杰,握着拳头在心中嘶吼。

万岁山所经历的一切,皆是他的耻辱。

如果可以重来,他绝不会来这里。

……

“尹城主,你居然也是帝境后裔家族的人,真是藏得太深。”

冉胖子在吞天王,带着众人远离万岁山后,对尹城主说。

“我与姜家没关系。”

尹城主重申道。

“行了,你与姜家没关系,叶辰老弟没亲爹在乾坤圣域,我们都明白。”

冉胖子翻白眼道。

“冉胖子,我是真没亲爹在乾坤圣域。”

叶辰在心中暗语。

霎间,他的神识感知到,有人在前方。

“申天策。”

叶辰挑眉,看到了吞天王向长孙家飞的路线上,一辆晶石马车横空,高大廋长的申天策站在晶石马车的门外,用一双活灵活现的眼睛,注视着众人。

“是申天师。”

魏灵儿小声提醒叶辰。

“这位就是申天师吗?”

冉胖子听到魏灵儿的话,胖脸上小眼睛立即眯了起来,非常感兴趣的打量申天策。

尹城主,魅狐,三大兽王,南宫杰等人,也看向了申天策。

申天策给他们的感觉,很儒雅,与叶辰的亲爹叶天策锋芒毕露的气质完不同。

所以,这一刻没有任何人去想,叶天策与申天策之间有什么其他联系。

“叶辰,你爹因为乾坤圣域的一些规则,他无法与你在一起,有些事情由我来对你说。”

申天策手指自己的晶石马车,对叶辰说。

这一刻,申天策很自信,认定叶辰会入他的晶石马车。

因为叶辰今日得罪了左无方,姜战两位帝境,必须要求他这个假亲爹,来支撑。

“我到要看一看,你到底想要说什么?”

叶辰眯着眼在心中暗语的点了点头。

他决定与申天策单独见一次,可不是完信任了申天策,对其毫无防备了,他敢如此的底气是有了一具完整的帝尸。

砰。

叶辰一步跨出,站在了晶石马车的顶部,他对申天策说:“有什么话,上来车顶说。”

叶辰没有进入晶石马车的打算,因为这里面或许有申天策布下的阵法。

“辰儿,你确定要对为父如此无礼?

假如,你不进入晶石马车内,我对外宣称不管你,你觉得会发生什么?”

申天策以传言术强势的说。

在申天策看来,叶辰是要求他来帮忙抗衡两大帝境的,他要抓住机会,让叶辰明白其中道理!

“申天策,你是不是与左无方待了一会儿,一下子脑袋坑洞了。我从来不是你儿子,无论你对外怎么说,我有何惧!”

叶辰的眼中一片寒意,霸气回应!

嗖。

下一刻,金乌鸟的光之翼挥动的太阳光束笼罩叶辰,带着叶辰直接离开申天策的晶石马车,落在了先向前飞的吞天王的背上。

“叶辰老弟,你怎么这么快回来?”

冉胖子见此惊愕。

魏灵儿,尹城主等人,也都很奇怪,毕竟叶辰才到申天策的晶石马车上。

“话不投机半句多!”

叶辰道。

申天策何等听力,叶辰的话落入他的心中,这让他不由皱起眉头,他又一次开始讨厌,叶辰这种可以逆改天命的人。

因为,他申猴血脉望穿过去,看穿未来的能力,在叶辰身上没用。

所以,他不知道,自己那一步出错了,居然在十拿九稳的认为,叶辰必须依附他,他可以让叶辰必须帮忙之时,叶辰翻脸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