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吧直播app官方下载app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上江轻一早就知道,楚云就是个疯子。

不论是从他在华夏干的那些事儿。又或者亲手摧毁东京武道世界来看。楚云的为人处事,都异常偏激。

只要是他想做的事儿,他认为对的事儿。哪怕让一座城染血,他也在所不惜。

所以此时此刻,当楚云给出如此极端的答复时。上江轻一也丝毫不意外。

但如果无法劝说楚云。那女皇陛下交给他的任务,就算是彻底以失败告终了。

“看来楚先生心意已决。”上江轻一轻叹一声。“没人能够改变的决定。”

“是的。”楚云神色平静道。

叮叮。

上江轻一的私人手机忽然响起。

他犹豫了下。便听楚云开口说道:“不要紧。”

上江轻一微微点头,接通了电话。

地铁偶遇清纯养眼樱桃小嘴美女

这通电话,他的确想接。

倒也不是对方是他不敢挂断的大人物。而是对方能在此刻打给自己,一定有很重要的消息汇报。

果不其然。

当上江轻一接通电话之后,他的脸色微微一变。眉宇间掠过惊愕之色。

“确定了吗?”上江轻一问道。

“千真万确。”电话那边传来更加震惊的嗓音。

“明白了。”上江轻一吐出口浊气。缓缓说道。“继续跟进。”

“是。”

挂断电话。

上江轻一忍不住点了一支烟。在深吸两口之后,他神情复杂地凝望楚云。良久方才开口说道:“楚先生。您这是要毁掉山川组吗?”

“我说了。我只是要为真田小姐报仇。至于结果如何,我不在乎。”楚云淡淡说道。

“值得吗?”上江轻一皱眉说道。“在您的心中,真田木子真的有这么重要?”

“本来我并没有意识到。但多亏了令女儿的一番提醒。才让我幡然醒悟。”楚云说道。

此刻的上江轻一,恨不得一巴掌抽在女儿脸上。

当然,他也知道楚云之所以这么做。绝对不仅仅是因为女儿的一番提醒。

事实上,女皇陛下早就料到楚云不会善罢甘休。他一定会将这座城搅得天翻地覆!

“上江先生。感谢您昨晚的宵夜。以及这顿丰盛的早餐。既然和您谈过了。那我就不多打扰了。有时间来华夏,我一定尽地主之谊。”

楚云缓缓站起身,微笑道:“如果您要是觉得真田小姐留在这儿不太方便。我可以随时把她运走。”

“我一直将真田小姐当晚辈看待。她就算一辈子住在上江家,我也是欢迎的。”上江轻一起身道。“关于我说的这些。还是希望楚先生能再考虑一下。不论如何,一个问题永远不会只有一个处理方案。”

“多谢上江先生的好意。我已经作出决定了。而且我认为。这就是最好的处理方案。”楚云微笑一笑,伸出粗糙的大手道。“很高兴认识您,上江先生。”

上江轻一苦笑一声,与之握手道:“我也是。”

目送楚云走出大门。

他原本想吩咐管家安排车辆送楚云。

管家却悄声告诉他。大门外,从昨晚开始就一直停着一辆车。

而上江家族附近,更是隐藏了不少高手。想必都是楚云的人。

“和上次来东京城。他已经完全不一样了。”上江轻一轻叹一声。“这一次,他更强壮了。甚至有底气挑战山川组。乃至于——”

他后半句话,没有说。

一直躲在偏厅的上江绯红却大步走出来。掷地有声地说道:“父亲。他楚云难道还想要挑战皇室不成?”

“如果足够了解他。就一定会知道,这世上没什么是他不敢做的。”上江轻一斩钉截铁地说道。

上江绯红皱眉问道:“他真会为了木子,去挑战山川组,挑战皇室?乃至这座城?”

“在我出宫之前,女皇陛下就提醒过我。规劝可以,但不要去阻止他,更不能激怒他。”上江轻一冷静说道。“他要是疯起来。谁也拦不住。”

上江绯红闻言,陷入了沉思。

难不成,自己还真是看错了他?

他不仅要为真田木子复仇。甚至还要为了木子,与这座城对抗?

那未免太离谱了!

也太丧心病狂了!

……

楚云离开上江家族后,坐进了轿车。

这辆车从昨晚到现在,一直停在门外。附近的暗影,也全都坚守在原地。

他们并不知道楚云进入上江家族会发生什么。如果真的出现意外。留守在附近的所有暗影,都会第一时间硬闯上江家族,将其彻底冲垮!

“进度如何?”楚云口吻平静地问道。

“进攻程序已经启动。除了暗杀的第一波山川组元老。东京城的所有山川组据点,也都已经揪出来了。只要您一声令下,山川组将面临史无前例的毁灭性打击。”兼职司机的暗影汇报道。

“执行吧。”

楚云点了一支烟,面无表情道:“我想看一看,他究竟能忍到什么时候。”

“是。”

……

上江轻一召来老供奉。神情凝重地说道:“如果我收到的情报不假。楚云极有可能在今天,对山川组实施毁灭性的攻击。”

略一停顿。上江轻一继而说道:“至少东京城的据点,会在一天之内,被冲垮大部分。”

老供奉闻言,忍不住皱眉道:“楚云已经拥有如此恐怖的能量了?”

“他有没有这样的能量。真田木子最有发言权。”上江轻一目露精光道。“应该知道。对方花了多少心思,多大的精力。才能成功重创真田木子。”

老供奉微微点头,眯眼说道:“看来。楚云势必会卷入这场皇室之争。”

“他甚至有可能改变皇室格局。”上江轻一沉声说道。

“那您呢?作出最终抉择了吗?”老供奉问道。

“我还在等。”上江轻一抿唇说道。”现在还不是时候。”

老供奉微微点头。似在沉思着什么。

“陛下怀疑过您吗?”老供奉忽然开口。

“陛下从未相信过我。又何谈怀疑?”上江轻一眯眼说道。“在这世上,陛下唯一相信的,只有她手中的权力。”

连亲弟弟死了,她也能无动于衷。

这世上,还有什么值得她相信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