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人短视频app豆奶视频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齐远一个三十出头的大男人,愣是被臊得耳根子通红,也算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,一时间竟然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:“买……买什么?”

“紧急避孕药。”慕浅一字一句地重复了一遍,随后开始翻手袋,“要我给钱吗?”

“不用不用。”齐远连忙摆手,转头就推门下了车,一头扎进了旁边那个药店。

齐远硬着头皮买好药从药店里走出来,刚想松口气,一抬头,一颗心都几乎提到了嗓子眼——他的车旁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几个记者,正围着车子猛地拍照提问!

该死!齐远不由得低咒了一声,忘了这附近是有名的夜店和酒店,多的是八卦记者在这边等新闻,没想到正好就遇上了他们!

眼下这情形,他露面无疑是火上浇油,可要是把慕浅一个人丢在这里自己跑了,以慕浅的个性,后果恐怕更加不可预料。

想到这里,齐远匆匆放好刚买来的避孕药,快步上前。

“不好意思,请让让,私人行程,请不要拍摄!”

齐远刚一过来,立刻就有记者认出了他,瞬间对着他又是一阵拍,问题的八卦程度也立刻就上升了几个坡度。

“慕小姐,请问为什么一大早会和霍先生的助理在一起?”

“慕小姐,能回应一下跟霍先生的关系吗?”

冰肌玉骨少女沉浸在云朵般雪白的世界里

“林先生知道和霍先生的关系吗?他对此是什么态度呢?”

慕浅坐在车里,隔着车窗听着这些问题,控制不住地叹息了一声——身为记者,永远只会问这些问题吗?

她一如既往不回应任何问题,只是微笑着给那些记者拍照。

记者见从她这里问不出什么,除了拍照的,其他都转头去问齐远去了。

“齐先生,请问为什么会和慕小姐在一起?”

“齐先生是帮霍先生送慕小姐吗?昨天晚上霍先生是和慕小姐在一起是吗?”

“请问齐先生去药店是买什么东西?”

纵使跟着霍靳西见过不少风浪,可是八卦记者这种如狼似虎的特性,齐远还是头一次这样直面,一时间只想推开那些记者上车离开。

可是他越想离开,记者越是缠着不放,推搡之间,齐远先前放进口袋里的那盒避孕药忽然掉了出来。

慕浅坐在车里,眼看着这样的情形,差点笑出声来——霍靳西可真是请了个好助理!

记者们更是瞬间群情汹涌,对着地上那盒避孕药猛拍,随后又再次转向慕浅,七嘴八舌地提问。

齐远趁机捡起地上的避孕药,快步上车,再不理那些趴在车上的记者,直接起步离开。

世界顿时清净了,慕浅偷看了一眼齐远,只见他脑门上都出了一层细汗。

“还好吗?”慕浅问。

齐远沉着一张脸,显然已经预料到这次遇上记者带来的后果。

在此之前他对待慕浅态度一样礼貌,这会儿直接将避孕药扔给慕浅,顿了顿,忽然又想起什么一般,转头看向慕浅,“这些记者该不会是叫来的吧?”

“这样对我有什么好处?”慕浅拆开那盒避孕药,忽然又笑了起来,“况且把这盒药掉到地上的人又不是我。”

齐远被她噎得一个字说不出来,咬了咬牙,捏着方向盘的手青筋暴起。

慕浅吞下避孕药,瞥了他一眼,险些笑出声来。

齐远将慕浅送回公寓后就转头去了公司,刚刚跨进办公室,手机忽然就响了起来。

齐远掏出手机一看,果不其然,已经有记者抢时间将消息放上了网——又是腥风血雨的一天!

……

慕浅回到公寓后就开始收拾行李。

好在她搬到这边时间很短,东西也很少,一个24寸的箱子就装好了所有东西。

收拾好东西后,慕浅将钥匙放到玄关的鞋柜,转头就离开了这里。

离开这边,慕浅回到了自己之前租住的小公寓。

回到小房子里,慕浅第一时间就躺回了床上,关掉手机,盖上被子蒙头大睡。

这一觉睡到下午两点,世界依然很清静。

慕浅坐起身来,稍微一动,身体就痛得龇牙咧嘴。

她勉强走进卫生间,放了一缸水,将自己泡进温暖的水中,整个人都长松了一口气。

荡漾水波下,身体的淤青和种种暧昧痕迹似乎都被放大。

慕浅躺了一会儿,打开了手机。

忽略掉一些短信和未接来电,慕浅直接拨通了霍靳西的手机。

慕浅本以为霍靳西今天会很忙,可是出乎意料的,他竟然很快就接起了电话。

看来,倒还很悠闲?

慕浅勾起唇角,缓缓开口:“我想了想,还是该为我们昨天那一夜做个总结……”

那一头,霍靳西面对着满会议室的高层,面容沉静地听着电话里她略沙哑的声音。

“七年前,说我痴心妄想,七年后,主动要跟我睡。”慕浅轻笑了一声,“霍靳西,无论如何,是输了。”

说完这句,慕浅就挂掉电话。

霍靳西放下手机,面对着满会议室停下来等他的人,只说了两个字:“继续。”

……

慕浅泡完澡,吹干头发,刻意没有化妆,换了衣服正准备出门,一打开门却看见了叶惜。

叶惜一看见她,眼神里仿佛要喷出火来,“慕浅!怎么回事!”

慕浅不发一言地看着她,少了眼妆的加持,那双眼睛澄澈无辜,仿佛要滴出水来。

叶惜一瞬间就心软加心疼了,连忙抓住她的手,“是不是霍靳西欺负了?”

好一会儿慕浅才开口:“算了,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“那这是要去哪儿?”叶惜问。

慕浅淡淡一笑,“来得正好,陪我去一趟警局。”

叶惜霎时间全身僵硬,“霍靳西他真的——”

慕浅看着她,没有说话。

“放心!我马上打电话找最好的律师陪我们去报案!这是刑事!”叶惜一边说一边往外面拿手机,“他以为他真的可以一手遮天为所欲为!这次一定要让他尝尝法律的滋味!”

“找个相识的律师。”慕浅说,“很熟的那种。”

叶惜点了点头。